我与译林的半世书缘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10-01 17:54

我与译林的半世书缘

我与译林的半世书缘

我与译林的半世书缘

我与译林的半世书缘

我与译林的半世书缘

  经过多方努力,1988年6月2日,新闻出版署终于批复,同意成立译林出版社,当年10月,我出任译林出版社首任社长兼总编辑。建社时只有16人,家底很穷。尽管经济实力薄弱,但我们还是发扬办《译林》杂志那种不断创新、敢为人先的传统精神,在困难的条件下,在翻译出版界创造了好多项属于首创的业绩。其中的成功或挫折,都留下了可贵的经验。

  名著通俗两头抓

  建社后,我们确立了名著与通俗两头抓的出书路子。考虑到译林杂志靠通俗起家,译林出版社也要维持这个特色。我们加强收集西方当代畅销书的信息,大胆买进版权。那时我国刚加入世界版权公约,出版界有些人还不习惯或舍不得向外买版权。而我觉得,今后出版实力之争,就是拥有版权之争。为此,一方面向省出版总社申请设立“外国版权基金”,争取获得经济资助。另一方面敢为人先,第一个“吃螃蟹”。下定决心,积极购买外国版权。由于我们出手早,信誉好,像《沉黙的羔羊》的版税率一开始才3%,每本预付金不超过1000美元。

  经过努力,当时英美最流行的畅销书,其版权几乎大部分被译林买下。我们又发挥独有的刊与书连用优势,推出一套“外国流行小说名篇丛书”,形成刊、书互补特色,以至市场上流传:“想看外国畅销小说,就去买译林版的说法。”保住通俗这一块,我们不忘抓名著,随之又推出“译林世界文学精品丛书”“译林外国漫画系列”等,从而扩大了译林的声誉。

  积极“走出去”

  规定译林社出书范围的头一条,就是外文图书,这一点我一直记在心里。我更明白,作为专业翻译出版社,无疑要促进中外文化交流作更多的贡献。对外引进,译林已做了不少,建社后必须考虑开展对外输出的工作。

  怎么做?我想先从相对容易的中英文对照的画册做起。正好得知中山陵管理处为纪念辛亥革命八十周年,有意策划出版一本孙中山画册,我觉得若把它配上英文解释,更有助于吸引海外读者,尤其是众多华裔和华侨。于是找中山陵管理处寻求合作,双方达成协议,他们选照片,提供中文解释;我们负责图片编辑、中文英译、出版和发行。这本取名《中华之光》的画册,出版后国内反响挺好,我们还会同“民革”中央,在北京举办了这本画册的出版座谈会。至于外销,当时是通过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对外发行,虽然数量不大,但毕竟是译林社图书“走出去”可喜的第一步。

  接着我们同美国斯通·沃尔出版社,合作出版了英文本《拯救白鳍豚》。这是第一次由美方负责向世界发行的译林版英文书,既推动了图书走出国门,又为拯救濒危动物作了贡献。此后,我们又组织出版了中英文对照的紫砂壶画册《茗壸竞艳》和《苏州园林》,以及《边城》《老舍文选》《中美关系十年》等多种英文本外向书,为较早地推动图书“走出去”,作了一定的贡献。

  译林社1990年率先翻译出版法国极负盛誉的文学名著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获得双效俱佳的效果之后,我就把目标瞄准现代世界名著《尤利西斯》。有关出版该书的报道已经很多了,我无意重复。

  外国文学学术建设

  译林社在介绍外国文学的同时,也十分注重出版外国文学学术图书,有些甚至不惜亏本出版。例如早在对外开放初期,我们就分国别翻译出版了英国、美国、法国、苏联及阿拉伯文学词典,接着出版的有:《1949年后外国文学作品出版目录》《20世纪外国文学大词典》《英国诗史》《英美荒诞派戏剧研究》《翻译学概论》《文学翻译批评研究》《日本近代文学思想史》等等。

 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,就是策划编写《20世纪外国文学史》。该书一改传统,按国别写史的方法,改为按不同时期,纵向分析世界各国文学的发展。因为具有创新意义,所以被列入中国社科院“十二五重点科研规划”,出版后深受好评,荣获国家和地方多项优秀图书奖,为译林社赢得了荣誉。我虽然因为退休没有参与到底,但我策划出版了这个选题,并参与了它前期的许多工作,这都成为我出版生涯中难忘的记忆。

  英语教辅壮大经济实力


菲律宾sunbet
  • 菲律宾sunbet官网
  • 菲律宾sunbet官网
  • 菲律宾sunbet官网
  • 菲律宾sunbet官网
  • 从2018年1月1日起

    从2018年1月1日起

  •  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和乡穑诞村蔬菜

    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和乡穑诞村蔬菜

  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再次对法国进行国

  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再次对法国进行国

  • 三年百万青年见习计划启动实施

    三年百万青年见习计划启动实施

  • 紫砂作為中華文化符號

    紫砂作為中華文化符號